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5 14:49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)潜在功能方面:D614G突变是一个错译突变(改变氨基酸的变异),而且该突变位于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(spike protein,S蛋白)上( 图3),该蛋白是新冠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核心武器,也是目前许多疫苗和疗法所重点针对的目标。因此,刺突蛋白上的突变更容易吸引众多研究人员的注意—这些突变可能会改变刺突蛋白的结构、性质和活力,进而让病毒更加容易入侵人体细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. Daniloski Z, Guo X, Sanjana N, et al. The D614G mutation in SARS-CoV-2 Spike increases transduction of multiple human cell types[J]. bioRxiv, 2020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言人说,香港国安法适用于非香港特区永久居民在特区以外实施的有关罪行,相关做法是普遍的国际实践,在法律上称为“保护性管辖”。美方一方面对外国企业和个人滥用“长臂管辖”,另一方面却对中国依据国际通行实践采取的合理做法横加指责,岂有此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614G突变会影响现在的检测、治疗和疫苗研究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酸检测上目前推荐选用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开放读码框1ab(open reading frame,ORF1ab)、核壳蛋白(nucleoprotein,N)基因区域的引物和探针。根据WHO指南,2019-nCoV引物和探针组设计中N3用于通用检测SARS样冠状病毒,N1和N2用于特异性检测SARS-CoV-2,因此 D614G突变不影响病毒的核酸检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言人表示,没有哪个国际金融中心的营商环境因为实施国安法而遭到破坏,纽约、伦敦、香港概莫能外。香港国安法实施才6天,积极效应已经充分显现,香港社会思稳求安的共识开始凝聚,团结发展的正气正在上扬,仇恨分裂的戾气逐步减弱,黑暴程度大幅下降,市民安全感增强。5月下旬以来恒生指数持续上扬,港元汇率保持强势,绝大多数外国企业选择留在香港,这是中外投资者对香港国安法投下的信任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)传播范围、数量以及占比方面:今年3月份之前,携带有这个突变的各型病毒株还远没有成为全球主流,仅占全球所公布的病毒株测序序列的不到10%。在欧洲最早发现后不断扩散传播到北美洲、大洋洲、南美洲以及亚洲,整个3月,这个数字猛增到了60%-70%。截止到6月底已经超过90%。 因此,携带有这个突变的病毒株已经成为了传播的主要基因型(图2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中国在国内防控稳定之后,加强对于输入的防控,在G614成为全球多数变种的这段时间里, 以D614仍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由于控制了输入性病例的传播,病毒引进数量在急剧下降。虽然这次北京疫情中发现了这个D614G突变株,但是由于采取了迅速果断的防控措施,使得G614的病毒失去了在中国大幅度扩增的机会。同时,中国的抗疫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果,导致D614病毒株在国内传播有效控制,在世界上的比例越来越小,D614G突变病毒株在欧洲和美洲传播过程中没有其他竞争对手,导致了一家独大的现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何D614G脱颖而出,席卷全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言人说,维护国家安全从来都是中央事权,这是国际通例。美国自己也是这样做的,为什么对中国中央政府制定香港国安法指手画脚、采取双重标准?